我和妹妹交合瞭

我有1個妹妹今年念高1,但是她的身材已經發育的不錯,身高一六五上圍還真的瞞突出的;每次望她放學後換下學生服隻穿1件薄薄的內衣時,她的胸前微微突出的玉乳老是讓我想進非非

我們時常在1起嬉鬧,有時候鬧1鬧她就會做來我的腿上扭打,偶然會不仔細做的太上面而坐來我的老2上,但她1點也沒發現,倒是我差點操縱不住而勃起…

有1次發生瞭1個很刺激的經驗:

在1天星期6的下午,我們都傢全沒人在,隻剩下我妹和我,我覺的很累就想往眠個午覺,但想來5點時有事情要出往,於是就吩咐我妹妹要啼我起床;我穿這1件很短的短褲往眠覺,但是實在是太累瞭所以1下子就陷進熟眠,通常男孩子在眠覺時陰莖總是會硬起到,我也常這樣,這次在眠夢中似乎是做瞭什幺好夢,陰莖復硬瞭起到,且因為褲子很短,所以陰莖就奔出褲子外面到,翹的直挺挺的…

後到感覺似乎有人入到,我很想起到但實在是太累瞭,1點反應全沒有,但隱約明白是我妹入到瞭,她入到時望來我露出褲子的陰莖下瞭1蹦,她輕聲的呼喊我的名字,望我沒有反應就親近床前,驟然之間覺的下體1陣快感傳到,我下瞭1蹦,但隨即很聰慧的偽裝熟眠,原先是我妹妹竟用手握住我的陰莖在上下套弄著!

她套弄瞭1陣子後,先是遲疑瞭1陣子,然後就用嘴巴含住我的陽物,1吞1吐的把陰莖含進嘴中,害我快感1陣陣的傳到而不敢亂動,怕她望我醒到覺的尷尬就任由她玩弄我的陰莖;後到我實在是忍不住瞭就驟然間射精射來她的嘴裡,她也到不及反應幾乎吞瞭1大半來喉嚨裡! 後到她趕快用衛生紙清理乾凈後再啼我起床,裝做沒事的樣子…「天啊,妳剛才弄瞭我1下,現在復要啼我起床,妳不是男的全不明白我現在還沒歸氣阿」我懶洋洋地翻瞭個身,做狀不理她。

不翻還好,1翻卻翻錯瞭身,我不曉小妹此時坐在床頭,1翻身剛好將她的手壓在下面,無巧不巧地我的「肉棒」頂著她的手,肉棒上殘餘的精液抹在她的手上。她趕快收歸,我咪著眼望著,眼見她拉瞭張面紙準備擦拭,卻想瞭想後,用舌頭舔瞭舔。

妹你在舔什幺啊 !! 喔哥沒有啦我剛食麥芽糖不仔細沾來手啦(講謊) 我好累啊我還想在眠1下 …….

「哈,當我是3歲小孩啊,這幺好騙。」此時我累得要死,便繼承眠我的。

寒不防地覺得有1陣風吹過,我咪著眼睛望,好啊,復坐來我身邊到瞭,我倒要望望妳要變啥把戲。


隻見妹妹挨入瞭我,望望我是否眠著瞭,陣陣的喘息聲傳進我耳裏,「哦,很興奮的樣子嘛!望到妳那個「男」夥伴把妳調教得很好嘛。」我繼承裝眠。

妹妹大概認定我眠死瞭,於是開始在我身上觸到觸往,好癢,我忍住不出聲,慢慢地她搬向下面,來瞭我的弟弟那兒,便開始上下抽搐,「嗯,不錯,練習有素的樣子」我開始有點興奮瞭。

大概是還穿著內褲的合係,所以她的行動有點受限,1會兒她好像有點心急瞭,把我的內褲去下拉,我於是藉勢翻瞭個身讓身體平躺,她嚇瞭1蹦似的去後退,過瞭1會兒望我1動也不動地,於是復靠瞭過到。

這次可不是用手玩瞭,而是用舌頭舔瞭,「好啊,連這招也會,望到我不同妳那夥伴收點會費怎行呢?」

接著,她開始將我的弟弟含進嘴裏,用舌頭輕點著頭部,「哦,好舒服」心頭1把無名火開始燒起到瞭。

而她的手也沒嫌著,搓著她的私處,更把那內褲褪往,露出黑鴉鴉地1片,「哇!好壯觀的黑森林啊,我全不明白她已經如此成熟瞭。」望的我口水差點流下到瞭,不過此時尚不宜有所行動,免得打草驚蛇。於是我按耐著沖動,繼承望她表演。

我心裡盤算著,1定是最近她那口子沒給她service 之故,所以有點饑不擇吃瞭,我倒是撿瞭個廉價瞭。

過瞭1會兒,她爬來我身上,兩腿跨坐在我的下半身,開始用她的妹妹摩擦我的弟弟,「怎幺不插入往呢?難道妳和妳那口子全這樣玩啊?」我被擦得按耐不住瞭,於是伸手觸向她的腰部。

這舉動霎時讓妹妹停瞭下到,兩人於是相持久久不發1言,最後我開口瞭,「我講妹妹啊,妳要玩也不通曉我1聲,自個兒玩自個兒的,妳把我當玩具啊?」

「哥‧‧‧我‧‧‧我‧‧‧我不是有意的,我以為你眠著瞭嘛‧‧‧,所以我才‧‧‧」妹妹結結巴巴地為自己辯護,妄想掩飾自己的行為。

「哦,所以妳才把我當成妳那口子騎啊,你把我當啥?」我裝著氣憤樣子逗著她。

「對‧‧‧對不起啦,不然你想怎樣嘛?我拿零用錢賠你好瞭」望到妹妹好像有點氣憤瞭,我想她那口子大概也被她騎的很不爽吧,所以才閃著她,讓她無處發洩吧,我倒成瞭她的出氣筒瞭。

「呦,我拿妳的零用錢做啥,買康有力全不夠,而且妳剛剛還讓我發射1次咧,妳那點錢夠嗎?」

「誰啼你眠覺全不合門,還隻穿內褲,還有那死阿基,最近全不曉死來哪往瞭,我才‧‧‧」

「哦,那是我不對囉,我沒把你那口子顧好,讓妳無處發洩,而我復不合門,復隻穿內褲,讓妳心癢難受,是我罪過大囉。」

「我‧‧‧我復沒那樣講,我隻是‧‧‧」似乎不曉要接什幺地,望她就兩手捏著我的腰部。

「喂,再捏下往就黑青啦。」

「那你講要怎幺辦嘛。」妹妹不耐煩地望著我。」

「哦,妳把我的弟弟弄大瞭,問我該怎幺辦啊。」我作勢也在她的腰部捏瞭1下。

「哦,原先你玩我啊,哼,我不玩瞭。」妹妹講著便起身準備離開。

「喂,就這幺走啦,才做來1半耶。」我把她拉瞭歸到,「沒人幫妳把火淋熄,我可不負責喔。」

「誰啼你全這樣」妹妹白瞭我1眼。

「我怎樣,是妳先的啊。」我的手也不安份地搓著她的奶子,呵,總算讓我逮來機會瞭。

搓著搓著,她也親近瞭我,開始用手玩我的弟弟,於是我讓妹妹跨來我身上,屁股對著我,我用手和舌頭弄著她的私處,妹妹於是啼瞭起到。

「舒暢嗎?」我問。兩手伸向前撫摩她那垂下到的雙峰,這種姿態讓雙峰望起到大瞭些。


「喔‧‧‧好‧‧‧好棒‧‧‧哥‧‧‧你真厲害」妹妹哼著,嘴也不停地吸著我的弟弟,右手則玩著我那兩顆肉球。

「喔,妹妹,妳怎幺那幺快就濕瞭,是不是想要瞭。」

「嗯‧‧‧嗯‧‧‧我要‧‧‧我要‧‧‧」妹妹不等我動作,便自個兒翻身坐在我的弟弟上,兩手扶著我的弟弟,觸索瞭1下便插瞭入往。

喔,還很緊嘛,插得我有點痛,但即將就被快感給佔據瞭,於是我扶著她的腰部,開始搖瞭起到。

妹妹似乎不滿足似的,把我的雙手挪向她的胸部,我會意地搓著,「啊‧‧‧啊‧‧‧嗯‧‧‧嗯」望到她非常滿足這樣搞。

「換個姿態吧」我坐瞭起到,順便把她的雙腿撐起靠在我的肩上,兩手扶著她的臀部前後抽插著,「嗯‧‧‧啊‧‧‧啊‧‧‧」妹妹哼著。

過瞭1會兒,我覺得手有點酸,於是把她放下,讓她1隻腳抬起,我則1腳伸入她的兩腿中間,兩人交叉著繼承抽插著。

「嗯‧‧‧嗯‧‧‧哥,換個姿態好嗎?嗯‧‧‧嗯‧‧‧」妹妹爬瞭起到,跪臥著示意要我從後面插入往,我提著弟弟,觸索瞭1下便插瞭入往;喔,這樣可以插得更深耶,陣陣的快感襲到,使我加快瞭速度。

「喔‧‧‧啊‧‧‧啊‧‧‧好棒‧‧‧喔‧‧‧」妹妹啼著,我的手滑向前面搓著她那早已因充血而變大的雙峰。

「哥‧‧‧你還沒啊‧‧‧喔‧‧‧喔‧‧‧人傢我‧‧‧快不行瞭‧‧‧啊‧‧啊‧‧嗯‧‧啊‧‧」

還沒講完就覺得她的私處1陣陣插搐,我心想大概她已經高潮瞭,見她身上直冒寒汗,應該沒錯才對。

大概是我剛剛發射過1次的原因,所以弟弟有點反應遲鈍,全幹瞭快2十分還無法高潮,於是我把還在興奮中的妹妹轉瞭過到,讓她躺在床上,我則用正常位入進,因為這樣我比較輕易高潮。

復插瞭1會兒,終於感覺到瞭,我於是再加快速度,隻見妹妹啼聲愈到愈大,「喔‧‧‧喔‧‧‧快瞭‧‧‧快射瞭‧‧‧」我大口大口地喚吸著。

終於,1陣陣的溫暖的液體,從我的弟弟那兒,噴向她的最深處,幾秒後,我累得趴在她的身上,弟弟則任由他軟化而繼承插在她的私處‧‧‧‧

2020-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