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不在傢

痛快地渡完蜜月,我發覺自己現在已經在1個完都不跟的地方生活瞭!作為
過埠新娘,香港還算是個好地方,天天早上起到幫丈夫做好早飯、等他上班後,
我就可以來處往品味這顆漂亮的東方明珠瞭,維多利亞港、會鋪中央、大嶼山,
我用瞭1個月時間漸漸地觀賞。

  今天,我往瞭旺角,買瞭幾件衣服給老公,歸來傢裡,古怪的發覺他已經歸
到瞭。

  「我等會要往臺灣公幹,可能要往半個月。」老公邊收拾衣服邊和我講。

  「啊!」這讓我很食驚,我們才剛結婚沒幾個月,他就要離開我這幺久。我
從後面抱住他,做出瞭撒嬌狀:「不嘛,我不讓你往!」

  他歸過身扶住我的肩膀:「乖!這次很重要,那邊的分公司驟然出瞭狀況,
上司指名要我親自往處理。耐心忍1忍,歸到我買多些好東西給你食!」講完就
在我臉上親瞭1下。

  我明白他是個工作狂,也不想讓他為難,惟獨幫他收拾行李瞭。

  送完他的飛機才9點多,我坐在計程車上發愣,不曉往哪。這時,我想起瞭
高中時的1個舊跟學,她幾年前和父親到香港,走時留瞭電話給我。我拿出手機
撥瞭電話給她,她父親講她已經自己移出往住瞭,並告訴瞭我手機號碼。

  「喂,請問是小嬌幺?」

  「哪位?」

  我已經聞出瞭她的聲音:「你猜。」

  「哇!小魔女!(由於我當時在學校還算是個美女,身材復好,她們幫我起
的這個綽號)你啥時到香港的?你現在在哪?準備玩幾天?」她已經興奮得大啼
瞭起到。

  1個小時後我們見來瞭面,我把自己現在的情況和她講瞭,她講要帶我往見
識1下,我固然情願瞭,反正老公出瞭差,就算玩通宵也不怕。

  到來瞭1間夜總會,這些地方我以前可不敢入的。尋瞭個房間坐下,有個男
生入到瞭:「嬌姐,今天怎幺這幺晚才到呀?華仔已經坐瞭檯囉!」望樣子她是
這的常客。

  「你幫我尋兩個帥點的到,把我的夥伴招喚好。」

  「放心啦,嬌姐,包你愜意!」男生做瞭個「OK」的手勢就出往瞭。

  啊!不是吧?她要啼兩個鴨子到陪我們!我急瞭:「不用瞭吧?隨便唱下歌
就歸傢啦!別搞這幺多花樣瞭。」我可不能這幺做呀!就算是給老公明白我入夜
總會全不得瞭瞭,何況還要啼舞男到陪坐!

  「笨瓜,出到玩就是要找開心的,別顧慮這幺多。」她講著就點著1支香煙
輕鬆地抽起到。

  「要是給我老公明白,我就死定瞭!」我惴惴不安地講。

  「他怎幺可能明白?講不定他現在就在臺灣抱住個女人快活著呢!」小嬌講
著悠悠地吐瞭口煙圈。

  「可是……」我話還沒說完,這時候入到瞭兩個男生,講真的,他們確實很
帥,全有175公分身高,白白的,像奶油小生。其中1個坐在瞭我旁邊,嗯,
既然到瞭,我也不想太保守。

  「小姐,你真美麗,皮膚好白呀!我們這裡很罕見來像你這幺漂亮身材復好
的小姐到玩。」那固然啦,我從小來大全是校花,追求我的人不可計數。

  望來這個男生比我老公還帥,嘴巴復甜,我也就不管這幺多瞭。我們飲酒、
唱歌,越玩越開心,我的酒量不好,沒飲多少就覺得不行瞭。阿嬌飲瞭很多,可
能已經有點醉瞭,她唱著改編成黃色歌詞的歌,站在電視機前蹦舞,還做出下流
的動作。

  「脫衣!脫衣!」那兩個男生在起哄。阿嬌很聞話的邊扭動著腰,邊把自己
的衣服脫瞭下到。我覺得頭很暈,於是無力地靠在沙發上望著她表演,她把自己
的短裙掀瞭起到,露出裡面粉紅色的內褲,手指放在小妹妹口的位置撫摩,發出淫
蕩的啼聲。

  陪她的男生忍不住瞭,沖上往把她的胸罩解瞭下到,1對大大的雙峰隨即在
胸前彈蹦不已,哇!沒想來幾年不見,她發育得這幺好。男生撫摩著她的雙峰,
不時用嘴往親、往舔那兩粒紅櫻桃,跟時還用他的下體頂住她陰部不斷地摩擦,
「啊……啊……啊……」阿嬌閉上眼睛享受著。

  坐我旁邊的男生本到還算規矩,望來他們的表演後也開始不誠實瞭,身體靠
過到,把手放來我的腿上輕撫著。幸而我今天穿的是牛仔褲,要是在以前,任何
男生膽敢對我這樣無禮我全會對他不客氣,但現在是處身香港,這是個開放的國
際大全會,要想融關入往,作風就不能太保守瞭,於是就任由他撫摩。

  慢慢地,他的手越觸越上,伸入瞭我的衣服裡順著腰側漸漸向上遊搬……就
快觸來我的雙峰瞭。不行!我要節制1下,我晃悠悠的站瞭起到:「小嬌,我們
走吧!我飲醉瞭。」

  這時,小嬌的內褲已經被那男生脫掉瞭,她兩腿張得開開的坐在沙發上,將
赤裸的下體毫不避忌地鋪露在眾人眼前。那男生好像見怪不怪,1邊繼承搓揉著
她的雙峰,甚至1邊把手指伸入小嬌的小妹妹裡插弄,小嬌正在急促喘氣,望樣子
她已經很興奮瞭。

  「再待多1會嘛,我還沒玩夠。」她很不願意地講。

  「不行,我真的要走瞭。」拿起手袋,我蹣跚著向門口走往。

  「好吧,飲完桌上的酒就走。」望來我很果斷的樣子,她沒法瞭。於是,我
復再飲瞭1杯。

  「走!尋個地方醒醒酒。」

  「隨便。」我飲完最後1杯已經很醉瞭。

  我們到來1間桑拿浴室,我以為這是專門為男士服務的,現在才明白有很多
女人也會到,我不想再掃阿嬌的興,惟獨同她入往瞭。

  脫光瞭衣服,我們泡在1個很大的溫水池中,「這池水裡放瞭Sooltin(1
種類似大陸《潔爾陰》的殺菌劑),對小妹妹很好。」阿嬌講完,就用手撐開瞭自
己的小逼,讓小妹妹好好地吸收精華。我怕不乾凈,不敢仿效。

  蒸完桑拿後,我覺得自己的酒意已經醒瞭很多,1位女服務生幫我穿上瞭1
條很寬鬆的短褲,再披上1件浴袍,走入歇息室裡小憩1下。我赫然發覺還有兩
個年約16、7歲的男孩穿著製服站在那,由於浴袍裡面就是不著寸縷的赤裸胴
體,我霎時覺得很不好意思,本到因為飲多瞭酒而發白的臉頰霎時微微泛紅。

  我坐下後,其中1個男孩走瞭過到:「請問需要修指甲或按摩腳部幺?」

  「不用,不用。」我奪在小嬌前面歸答。真怕她講「要」,1個不仔細春光
乍洩就出醜瞭!

  「入往做按摩吧!」小嬌講。我們在1個女服務生的率領下每人入進瞭1間
小房間。在這1小段路上,小嬌同我講:「好好享受1下吧!很爽的。別像剛才
1樣放不開。」我已經知道瞭她的意思,但現在懊悔已到不及瞭,惟獨硬著頭皮
繼承下往。

  沒多久,入到瞭1個男生,大概18歲左右,陽光笑臉、體格結實,長得蠻
帥的,像這種男孩,斷定很受女孩子們喜歡。我望著他,竟然有點靦腆的感覺,
可能因為明白浴袍裡面的自己是完都脫光瞭的。

  「小姐,你好!我幫你做按摩行幺?」他彬彬有禮地問我,我點瞭點頭。我
想任何1個女人對這樣的俊小夥全不會拒盡的吧!

  他扶著我躺來按摩床上,然後從我的頭部開始替我做按摩,平時來髮型屋洗
頭時也常常這幺按的,我有點緊張的心情逐漸放鬆下到。

  「小姐你真美麗,白裡透紅,真是個美人!」有個這幺甜嘴的小帥哥誇讚,
我聞瞭心裡樂滋滋的,雖然平時也有很多人講我美麗。

  開始按摩我的手臂瞭,他拉著我的手漸漸地按捏著:「小姐,你的手好幼嫩
啊!十指修長,真稱得上是纖纖玉手,觸上往滑溜溜的,平時你斷定很會保養的
瞭。」我平日裡確實很註意自己的手,每天全要擦各種護膚品,連洗菜、洗碗全
要戴上膠手套,老公也常常不由自主地親我的手。

  我陶醉在他的誇讚中,不曉不覺間浴袍敞開瞭也不明白,1邊的雙峰已經露
出瞭1半,隱隱可見來嫣紅的玉乳。我發覺後,慌忙把浴袍整理好。「你首先次
到吧?」他笑著對我講,我的臉更紅瞭,真想尋個地洞鉆入往。像我這種保守的
已婚女人,首先次給老公以外的男人望來雙峰,難免羞慚與尷尬集於1身。

  他按摩的時候很註重,雙手儘量不摸遇到我的敏銳部位,這讓我感來他不是
個很壞、很色的人,總算放下瞭心。他1個部位1個部位地按,從頭來腳全按瞭
1遍,按得我都身全很舒暢,真享受!

  「小姐,請問要加鐘幺?」我正在感歎他的技術時,他驟然對我講,可能時
間來瞭。

  「加鐘還按啥?」我要先問清晰。

  「推油呀!對你的皮膚很好的,我門用的是入口油。」

  「那好吧!加。」我聞講對皮膚好,就允許瞭。而且見他按得滿頭大汗,對
他已經產生瞭好感。

  但是1講完我就懊悔瞭,推油不是要脫衣服幺?這時,他已經出往拿油瞭,
沒法瞭,惟獨繼承。

  他歸到後,啼我轉身趴著,我伏在床上心中忐忑,不曉他要怎幺搞。他把手
伸入我的肚子下,我明白他要解我的浴袍瞭,心想我現在是背對著他,裸露的也
隻是背部而已,於是略微弓1弓身子也就讓他解開瞭。

  他把我的浴袍脫掉後,我整個背面即將光溜溜的鋪示在他眼前,這時候我的
心蹦加快瞭很多,畢竟自己是首先次把胴體露出這幺多在生疏男人面前呀!

  他輕輕坐在我的屁股上,將油倒上背部,就連手臂也塗滿瞭,然後由肩膊開
始漸漸去下有規律地往返揉搓。這油滑滑的,有股清香,加上他推拿得是那幺用
心、細緻、力度恰來好處,讓我感來很溫馨、很享受,心裡也豁出往瞭,就讓皮
膚好好地吸收1下精華吧!

  「小姐,你的皮膚真好,潔白粉嫩,觸上往滑不留手,我首先次見來像你這
幺完美的女人。」浪漫的氣氛、讚美的話語,使我完都陶醉其中。

  他挪後1點坐在我的小腿上,開始幫我推拿腿部,小腿、大腿……當做來大
腿絕頭時,他的手從那條寬鬆的短褲裡伸瞭入往,把油推來瞭我的屁股上。啊!
我的內褲在桑拿浴時已經脫掉瞭,也就是講,他現在接摸來的是我撤往瞭防線的
赤裸下身!

  剛才還在享受著的我驟然驚醒,想往禁止他,但是他的身體壓住瞭我雙腿,
我無法挪移,而且他已經在我的屁股上往返揉搓著瞭,沒辦法再阻撓動作繼承下
往。

  他不斷地在我屁股上推揉,還不時用力地抓捏1下臀肉,舒暢的感覺讓我放
棄瞭矜持,緊張心情逐漸鬆弛下到。接著他開始在我的大腿內側推油,這裡可是
我的敏銳部位呀!他把油向來推上至大腿根部,就快就遇到我的陰部瞭,這時候
我打瞭個寒顫,霎時覺得渾身酥軟,小逼居然反射性地抽動瞭幾下。可能他也感
覺來瞭,手並沒有遇到我的陰部,隻是往返地揉搓。

  這時我感來很興奮,我明白自己已經情慾高漲瞭,忍住哼出發情時的呻吟,
並擺動著陰部,指望他的手能故意無意地遇到我的陰部,讓我滿足1下。他明白
瞭我的用意,用兩個大拇指輕輕貼在我的陰部上溫和地撫摩,天哪!我興奮得就
快要虛脫瞭,想不來這幺保守的我現在就像1隻發情的動物,不顧1切地享受著
從性器上傳到的快感,這是我結婚這幺久以到從沒有過的興奮感覺。

  這時他輕輕的把我反轉過到,我已經興奮得都身無力瞭,任由他擺佈,隻是
把頭扭向1邊,不讓他望來我的臉已經紅來瞭脖子。我的雙峰已被他清晰地望來
瞭,小小的雙峰,粉紅色的玉乳已經高高豎起。

  他塗瞭點油在我身上,在正面推起油到,我這時雖然心裡驚恐他還會做出啥
事,卻復很想他繼承下往,讓我更舒暢。他輕輕的在我雙峰上推油,並不時地輕
撫我的玉乳,我的玉乳1向全很敏銳,他每觸1次玉乳,我的都身就顫抖1下,
就像我老公射精時都身抽動1樣。

  在他的愛撫下,我的小妹妹已經發癢,自己也感來濕濕的,開始忍耐不住瞭,
真指望下面現在就有根粗大的東西插進裡面抽搐,我不顧1切地低聲呻吟起到:
「啊……啊……」

  他1面揉著我的雙峰,1面把我寬鬆的短褲脫瞭下到,現在,我已經都裸地
面對著他瞭。他俯來我胯下觀賞著我的陰毛,還拿手在小逼上撥弄,恣意地挑逗
著我,來瞭這地步,我整個人已經受來情慾操縱,惟獨任隨他擺佈。

  他抬起我的雙腿,然後將腿分開架來瞭他的腰上,天哪!我的下體現在正大
張著面對他,小逼裡面的1切構造全毫無隱蔽地流露在他眼前,連流著淫水的陰
道也掰開著,好像在呼喊他入往暢遊1番。

  我扭動著屁股,指望把自己發情的私處從他視線裡搬開,但是白費無功,我
已經都身乏力,兩條腿復被他的腰撐開來最大,根本無法併攏。我小妹妹裡的細節
就連老公全沒有見過,因為我很靦腆,好幾次老公想舔我的下體全被我拒盡瞭,
而現在那淫水氾濫的漂亮小妹妹竟然張開著讓這個首先次見面的男孩子定睛觀賞。

  我靦腆地望瞭1下他,發覺他看著我的小逼露出很驚異的神情,粉嫩的陰唇
已經微微打開,隨住我的喚吸而輕輕1張1關著,隱隱望得來裡面紅紅的嫩肉;
淫水已經很多瞭,漸漸地從小妹妹裡流出到。最可惡的是那粒小陰蒂也從陰唇頂端
伸瞭出到,它是我最敏銳的部位,現在就像餓瞭1個冬天的小蛇從洞裡鉆出外,
環顧4週,指望能發覺有啥好食的東西。

  男孩楞瞭1下,講:「多漂亮的陰部呀,就像1塊雪白無瑕的美玉。」真是
羞死人瞭!不單望,還要講出到,我不敢再正視他瞭,趕快閉上眼睛,隻指望他
能好好地對待我的陰部就行瞭。

  他開始向我的陰部發動入攻,先用手撫摩我的陰唇,然後輕捏我的陰蒂,我
感覺來都身在不斷地顫抖,快感1波波襲到。他用手刺激瞭1會後,把我雙腿放
下到曲起左右推開,令我兩腿張開幾達1字形,再趴在我胯間用嘴到伺候。他先
將我的陰部用唇親吻1遍,然後伸出舌頭舔我的陰唇,喔!真是太舒暢瞭!這是
我從未有過的感覺。

  他輕輕含住我的小陰蒂吮啜,復用舌頭在陰蒂頂端撩動著,完瞭!太猛烈的
快感令我都身無力,隻懂不停地顫抖著、呻吟著,我就快脫水而死瞭。這時,他
不曉從哪拿瞭個小震蕩器,在我還沒搞清那是啥時,他已經打開瞭開合,並將它
放來我的陰部上,在我兩片充血的陰唇上往返按摩,我舒暢得把屁股高高挺起,
腦袋裡1片空白,真想不來這個會震驚的小東西竟能讓人這幺舒暢。

  他把震蕩器漸漸搬來瞭我的陰蒂上,我都身煞時生起1陣猛烈的顫抖,感來
1陣尿意襲到,連4肢全麻痺瞭。暈瞭,這是怎幺歸事?可是我卻無法忍住都身
的抽動,小妹妹張關的頻率和幅度也更快瞭,1個從未試過的猛烈高潮剎那就把我
籠罩住。

  那男孩也發覺我已經達來高潮,於是他張大嘴覆蓋住我的小逼,天哪!我已
經無法操縱瞭,尿液即將就要噴出到。這時他1邊吸氣,1邊用手指掃拂著我的
肛門,我霎時都身猛顫1下,尿液立刻像決堤的洪水1樣沖瞭出到,接著就是1
連串急劇的抽動……啊~~太爽瞭!

  我雙手緊緊抱著他的頭,用力將整個下體壓在他的嘴巴上,尿液向來噴向來
噴,我的靈魂也尾隨著那些水份飛出瞭軀體之外。我來現在才明白,原先女人要
來這時候才算是真正高潮,以前嚐來的快感僅僅是前期興奮而已,與老公交合我
以為已經是人生最高興的享受,想不來這個男孩竟然很輕鬆的就把我送上瞭更美
妙的高峰。

  我洩身後已經沒像剛開始時那幺靦腆,但是由於經歷過高潮,臉更紅瞭。我
嬌羞地望著他把嘴裡面的尿液都飲瞭下往,「哎呀!很髒的,你怎幺……」我第
1次主動地和他講話,「不髒,那不是尿,是你潮吹時射出到的陰精,可以壯陽
的。」他1本正經地講。我看住他笑瞭,覺得這小夥子很笨,但很可愛。

  「你怎幺可以這幺快就令我高潮瞭?」我問他,就像是夫妻間在談論性事:
「真厲害!」他害羞地笑瞭1下:「其實女人要得來高潮並不難,隻要把握來她
身體上最敏銳的部位加以適當刺激就會激發起連鎖反應,最後將積存的快感1次
性引爆,就可以產生出猛烈的高潮。」

  我越到越覺得他逗人喜歡瞭,況且我已當著他的面高潮至潮吹,這是丈夫不
曾賦予過我的,我這時都身赤裸地面對著他,將自己從到沒向第2個男人鋪示過
的最私隱部位徹底地貢獻出到,不單不感來羞恥,還要感謝他,因為是他告訴瞭
我啥啼真正高潮,是他幫我揭開瞭兩性之間的奧秘面紗。

  不曉為什幺,我這時心裡生出1股莫名的沖動,我要與他痛愉快快地真正性
交1次,讓我們結個關體緣,是否對丈夫不忠,已經完都不重要瞭。我坐起身摟
住他,嘴對嘴地暖吻著,手主動伸來他胯下觸索我渴求得來的東西。他知道我想
幹什幺,很關作地將我的手引領入他的褲子裡往,另外1隻手則愛撫著我亢奮得
不能自己的小逼,我從到沒有這幺沖動過,從到沒有這幺需要男人的安慰。

  他的陰莖已經勃硬瞭,在我的套弄之下變得更加壯碩無比,簡直使人愛不釋
手。我急不及待地把他的內外褲匆匆脫下,握著他那根洋溢活力的年輕肉棒把玩
在5指之間。年青人真不愧是年青人,jj是這幺的粗壯和挺翹,散發著暖力與
青春氣息,讓我深感不枉此行。

  擼瞭1會,陰莖變得更加虎虎生威,陽物紅卜卜的反著亮光,我實在再忍不
住瞭,急急俯下頭往將它含入嘴裡,用舌舔著、用口吸著、用唇吮著,恨不得把
它整個吞入肚裡往。

  他俯在我耳邊,1面輕舔著我的耳垂,1面低聲問:「幫你買雙鐘好嗎?」
雖然不明白什幺是「雙鐘」,但這時他想幹什幺我全肯答應瞭,於是既為他口交
亦表示自己允許地不斷點著頭。

  他講瞭聲「謝謝」便抱著我去後漸漸躺下,然後脫掉自己上身的製服,赤裸
著茁壯的軀體壓來我身上到,我即將迫不及待地張大雙腳,1手分開瞭自己的陰
唇,1手引領著他的陰莖將陽物抵在小妹妹口。剛鬆開手他就隨即屁股1沉,那根
洋溢魅力的女人恩物開始沿著我的小妹妹向深處漸漸入發,我瞇著眼,品味著下體
逐漸被漲滿、被充實的過程,舒暢得手全顫抖起到。

  哇!當陽物摸遇到我子宮口的時候,我整個人全酥麻瞭,多絕妙的感覺啊!
整個小妹妹全被他那根硬朗的陰莖填滿,還在裡面1蹦1蹦的,就隻這幺1插,我
已經幾乎立刻往來高潮瞭,我和丈夫交合時從未試過這幺興奮的。

  他開始漸漸抽搐著陰莖,我舒暢得快要昏過往瞭,淫水收不住地向來流向來
流,我想自己這時的表現1定淫蕩極瞭。別望他年紀輕輕,交合的技巧卻相稱老
練,插幾下淺的驟然復到1下深至沒根的招式,相信賴何1個女人全會拜服在他
胯下,難怪小嬌常常在這裡留戀。

  他1邊抽插著我的小逼,1邊用手輪流搓觸我兩個雙峰,雙管齊下的刺激把
我爽瘋瞭,摟著他結實的屁股復推復拉,彷彿他還插得不夠深、插得不夠用力,
非幫他加1把勁不可,下體更是情不自禁地尾隨著他的抽送節奏向上1挺1挺的
聳動著,那份饑渴的投進感,與其講他在操我,倒不如講我在操他更加貼切。

  結婚以後,和老公交合我以為已經是1件最讓人欲仙欲死的事情,現在才曉
道,原先男女做愛竟可以往來這幺銷魂的境地,他那根洋溢青春活力的陰莖簡直
就是支鐵樁,下下插進全好像直捅入我心坎裡,次次抽出似乎連我的心臟也1起
抽離。

  隻1百多下我已經受不瞭瞭,小妹妹裡面越到越酥麻的感覺引起都身連鎖性的
抽動,我兩腿繃得直直的、張得開開的,甚至感覺來流出到的淫水像小溪1樣沿
著股溝淌漾而下,把屁股下面染濕來黏糊糊1大片。

  「啊……不……不行瞭……我復……復要丟瞭……」我夢囈般的剛講出這1
句,高潮已經迅速到來,我「哦……哦……」地啼著,十指用力掐入他兩團臀肉
內。「好,我們1起來吧!」他講著立刻加快抽送頻率,力度也加大來撞出「啪
啪」的聲音。

  他越到越硬的陰莖在我高潮中如此抽插,無形中將我的快感推向更高峰,使
我丟得整個人失往瞭對外界的反應,都身摸覺神經全集合在小妹妹附近,隻明白不
斷地吸取快感,感覺都世界就惟獨他那根肉棒存在。

  「要不要我射在裡面?」模糊中似乎聞來他這幺問,我的大腦此刻已經混沌
1片,恍惚記得自己這幾天是安都期,但最主要的是他這時萬萬不能把陰莖抽出
外。我1面點頭,1面扳著他屁股向下壓,跟時忘形地浪啼著:「嗯……插……
插……用力插……射吧……不要停……繼承用力插……啊……爽死我瞭……」

  我的小妹妹壁緊緊包裹住他整支陰莖,這時可以清晰感覺來它也尾隨著小妹妹的
痙攣在1起抽動,幾下強勁而深進的活塞動作之後它就停留不動瞭,隨即開始射
精。喔……好多、好暖、好猛啊!1股接1股地向我的花心噴往,將我高潮中的
快感不斷連續、永無止境界連續……

  從迷幻中逐漸蘇醒過到,我1下子記不起自己身處哪裡,通體軟綿綿的,可
是很舒暢,舒暢得不願動1動。他仍舊趴在我身上,陰莖已呈半軟,但仍堵在我
小妹妹裡,我不顧自己喚吸依舊急速,1摟住他脖子就吻來他唇上,兩個惟獨下體
相連著的赤裸男女就像1對暖戀情人般狂吻著。

  他的陰莖終於漸漸萎縮從小妹妹裡滑瞭出到,尾隨而出的是1大股既黏且滑的
兩人分泌物,他離開我的嘴唇:「你躺著歇息1下。」起身從小幾上拿到1條暖
毛巾,細心地幫我擦拭著1片狼藉的下體。我閉起眼睛、張開雙腿,滿意地享受
著他溫和的侍侯。

  他望望錶,再親我1下,講:「不好意思,時間來瞭,多謝你的光臨!假如
愜意我服務的話,下次可以再到尋我。」然後拿過旁邊的製服指指上面的名牌:
「我是3號,名啼彼德。」穿來身上,再轉身收拾東西。

  「彼德……彼德……」我喃喃唸著,看著他健碩的背影消逝在門口。還會再
到嗎?我不明白,手輕輕撫摩著自己首先次背叛老公、剛才與那個啼彼德的小夥
子做愛過的陰部,心想,或者有朝1日抵受不住它的慾看驅使,我復會再到找求
安慰吧!

2020-08-24